您现在所在位置:儿童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院长原来是采花盗

安徽全椒县儒林画院的院长吴子磊组织过多次全国书画大赛,包括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在内的多名国内知名画家曾亲自到场为他捧场,然而,这位披着画家外衣、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的所谓艺术家,却利用未成年女学生在画院学习的机会,以及院外女学生对画家的崇拜心理,采用欺骗、胁迫等手段,强奸院内外女学生28人36次。

2013年1月6日,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判处吴子磊死刑。近日,笔者赶赴全椒县,采访了众多知情者,并费尽周折找到一位曾经在儒林画院学习并不幸被吴子磊强奸的受害女生……

一个高一女生的美好憧憬

李雯雯是安徽省全椒县某中学的一名高一学生,特别喜欢美术。

2010年4月的一天,班主任阎老师来班上通知几位美术生:全椒县儒林画院准备举办“儒林杯”全国书画大赛,给学校发了通知,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去他办公室报名。阎老师将儒林画院的通知贴在了黑板旁边,让同学们下课自己看。通知是这样写的:“儒林画院坐落在大文学家吴敬梓的故乡——安徽全椒,为纪念前贤风范,深入挖掘书画艺术人才,正值儒林画院建院一周年之际,经有关部门批准,特举办‘儒林杯’全国书画大赛,现面向全国广大书画家及书画爱好者征稿……”

“李雯雯,怎么样?你报名不?”同学张想捅捅李雯雯问。

“我想试试,毕竟也是全国性的比赛,而且我听我舅舅说这个儒林画院的院长好像还挺有本事的。”于是两人约好一道参赛。

在全椒县,儒林画院院长吴子磊确实是“有本事”的人。吴子磊出生于1978年,曾就读于浙江美术学院国画专业,毕业后创办 滁州红荔少儿书画艺术学校、全椒县儒林画院,自任校长、院长。吴子磊以儒林画院的名义,多次举办全国书画大赛,邀中国书协、中国美协等个别书法家、画家担任评委,骗取同行信任,为自己在圈内谋求知名度和影响力。他还以聘请非知名画家担任儒林画院“一级画师”的名义收取评审费。

正因为吴子磊善于包装,在小小的全椒县城,不明真相的家长和学生都把吴子磊当“大艺术家”看。

2010年5月13日,李雯雯收到了儒林画院的报喜信:“恭喜您的作品入选‘儒林杯’108幅优秀作品,我们会将您的作品及姓名刊登在《青少年书法报》和本画院网站上,请您于本月15号前往儒林画院领取证书。”李雯雯很高兴,要知道,全校20多人参加比赛,只有她和张想的画入选。

回家后,李雯雯得意洋洋地掏出报喜信给父母看。

雯雯爸妈一看,心想女儿果然有绘画天赋,两人略一合计,决定让李雯雯去儒林画院深造学习,将来让她考美术专业的艺术生。可一打听,到儒林画院学习,一年要缴8000元。夫妻俩虽然心疼钱,但为了女儿的前途,还是决定带女儿去报名。

特殊照顾 噩梦之源

2010年5月24日,李雯雯和父母一起前往儒林画院报名,一家人对儒林画院期望很高。

推开院长办公室的大门,看见一位30岁许的男子在桌子上笔走龙蛇,正在画一幅山水画。雯雯爸赶紧上前打招呼:“我们是带孩子来报名的。”吴院长热情相迎:“好好,我带你们去教导处。”雯雯爸爸拿出儒林画院发的喜报,央求吴子磊:“我家孩子能吃苦,又有这方面的兴趣,还请吴院长以后亲自教导。”

吴子磊打量了一下雯雯,说:“何止有兴趣,还很有天赋啊!这样吧,平时让雯雯到一班去上课,周末我抽时间单独给孩子辅导下,要是有潜力,我会培养的。”“哎呀,那可真是太谢谢您了!雯雯,还不快谢谢吴院长。”雯雯妈给女儿使了个眼色,雯雯应声道谢。

当天,李雯雯在儒林画院试听了一下午,感觉还不错。此后,每个双休日的下午,李雯雯都会来到画院上课。

2010年6月30日,班主任周老师告诉李雯雯,放学后到院长办公室去一下,吴院长有事找她。李雯雯有些奇怪,不知道吴院长找她有什么事。

放学后,李雯雯怯怯地来到院长办公室。看着害羞的李雯雯,吴院长装出热络的样子,一把抓过李雯雯的手,拉着李雯雯边走边说:“来,今晚你爸妈有事,叫我带你去吃点东西。”李雯雯冷不丁的手被抓住,有些别扭,却也不敢挣脱。吃完饭,吴子磊把雯雯带到自己家中。

吴子磊端坐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眼前带着几分腼腆的小姑娘,对李雯雯说:“雯雯,你这一个月的表现我听周老师说了,还不错,挺努力的。我跟你爸妈商量了下,以后每个周日晚上我单独给你辅导两节课。”李雯雯平时在班级中活泼开朗,可一见了师长就变成了闷油瓶,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羞涩地点点头。

“雯雯,绘画是造型艺术中最重要的一种,我听你爸妈说过,你想成为张大千、齐白石那样的国画大师。有梦想是好事,可也得付出行动,希望你做好吃苦的准备,今天我们就从绘画的基础素描开始。”吴院长表情十分严肃。“嗯,吴院长,我能吃苦的。”“好,有信心就好,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吴子磊说话温和了许多。

吴子磊先是在书房对李雯雯说了一些素描的基本知识,之后从卧室里拿出了一本影集递给李雯雯:“这是我一位搞摄影的朋友送我的影集,里面都是一些人体图片,你今天的任务就是画一幅人体素描,等你将这本影集里的图片都画完之后,我再教你画其他东西。不要觉得枯燥,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不要我多说了吧?”

打开影集,里面全都是些赤裸美女的照片,李雯雯不禁面红耳赤。吴子磊轻咳一声说:“人体能启发人的审美感受和更深层次地开掘人的审美意识,不要觉得害羞,我们搞艺术创作的,最重要的就是创新和大胆。”被吴院长教训了一顿,李雯雯也不像起初那般羞涩,选了一张感觉不错的照片,专心致志地画了起来。

吴院长装作凝神注视的样子,暗暗嗅着李雯雯秀发的芳香,心中一丝欲望如同种子一般,抽出嫩芽。

这吴院长似乎真的有些本事,几个月下来,李雯雯的绘画水平有了一定的进步。不过,李雯雯却越来越不愿意去吴院长家中学习了,吴院长时常借着指导的名义轻薄她。李雯雯虽然年少,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她看得出,吴院长对她有几分企图。可这种事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得出口,说出来爸妈也不会相信的,只好一直憋在心里。

一段时间后,雯雯爸妈发现了女儿的异常,女儿经常借口不去画院学习,也不怎么愿意和父母聊天了。在他们眼里,李雯雯一定是吃不了苦,心里打退堂鼓了。这怎么行呢!晚上雯雯爸语重心长地对女儿说了一堆话,要她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了爸妈的一片苦心。

李雯雯一方面担着父母的殷切期盼,另一方面在学校提心吊胆,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2011年4月中旬的一天,吴子磊打电话给李雯雯父母,告诉他们今天正式教李雯雯学习山水画,可能时间会比较长一些,让他们不用担心。

下午,李雯雯背着画夹来到学校。吴院长将她带到单间,手拿画笔,向李雯雯讲述山水画的起源,应该如何着笔,然后把画笔递给李雯雯,让她试着作画。李雯雯接过画笔,在宣纸上缓缓落笔,吴子磊一只大手抓住了李雯雯握笔的手,扭动起来。“落笔要用力,你画得画太软,这山要画出坚韧挺拔的韵味。”吴院长一边占着便宜,一边用指导的口吻对李雯雯说。李雯雯对于吴院长这种趁机吃豆腐的行为早已有些麻木,只要不是太过分,她也不好去计较什么。

吴院长见李雯雯没有反抗,动作更加肆意大胆,粗重的呼吸喷到李雯雯脸上。李雯雯吓得叫嚷起来:“院长,我要回家。”

此时的吴子磊已经不能自禁……

“垂钓者”上钩

回到家,李雯雯静静地躺在床上,两眼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她不知道姓吴的对她爸妈说了什么,让爸妈认为她只是得了重感冒。她只知道,她再也不是原先那个清纯可人的小姑娘了……

因为几天没去上课,同学张想来看她。见到张想,李雯雯心中满满的尽是苦涩,怎么也开不了口,只是不停地哭,原本压抑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

张想一遍又一遍问李雯雯是怎么了,最后,李雯雯终于把埋藏了太久的委屈全吐了出来。张想越听越气,恨不得马上找吴子磊拼命。张想打小就很有正义感,但他知道,这事情得有个策略,讲究个证据,他隐隐觉得,吴子磊不仅害过李雯雯一个,肯定还有别的受害者。

随后的几天,张想在QQ上通过微博、朋友网、共同好友等信息渠道。搜索到许多吴子磊的个人信息,果然不出所料,他发现吴子磊用许多小号,并且经常通过小号上网勾搭未成年少女。于是心生一计,申请了一个名叫漫漫飞雪的女号去加吴子磊为好友,想通过QQ引吴子磊上钩。

2011年4月的一天,吴子磊像以往一样登录QQ开始网上猎艳。刚打开QQ,吴子磊就收到了网名为漫漫飞雪的好友添加请求。点过同意之后,吴子磊习惯性地点开漫漫飞雪的个人资料,查看对方信息。网名:漫漫飞雪;性别:女;年龄:16。个人主页下面还附着几张照片,虽然是几张很随意的生活照,却给人一种清秀脱俗的美感,吴子磊不由得色心大动。

正看着照片,漫漫飞雪的头像不断闪动。“你好,交个朋友怎么样。”吴子磊现在登录的QQ是他专门用来猎艳的小号,姓名:杨宵,性别:男,年龄:18。此外,QQ空间里还放着两张他从网络上搜索来的俊秀少年照片。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根本什么都不懂,很容易便被表象所迷惑。很快,吴子磊就与漫漫飞雪打得火热,每天晚上都要和这个“雪妹妹”聊上半天。

通过聊天吴子磊得知,漫漫飞雪是全椒县一中的一名高一学生,过完年才满16周岁,正是情窦初开、懵懵懂懂的年纪。

聊天中吴子磊先是装作一副文艺青年的样子,与漫漫飞雪谈人生,谈文学。渐渐就转到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上去了。之后,吴子磊更是不时发送淫秽色情内容的小说、图片给漫漫飞雪,并引诱漫漫飞雪与其进行色情、淫秽内容聊天。而这个漫漫飞雪起初很是害羞,但在吴子磊的诱导下,慢慢也开始好奇起来,甚至主动问吴子磊一些男女生理上的问题。

几天过去了,吴子磊见火候差不多了,决定约漫漫飞雪出来见面,实施他邪恶的计划。

2011年5月8日,吴子磊要求与漫漫飞雪出来见面。可任凭吴子磊怎么劝说、诱导,漫漫飞雪就是不肯出来与他见面。看来这个漫漫飞雪还是有一定防范意识的,不过对付这种小女孩,吴子磊有的是手段。

吴子磊不但善于画画,网络技术也是不错,将PS软件用得出神入化。他将剪接有漫漫飞雪头部的裸体照片发给漫漫飞雪,并威胁漫漫飞雪与其见面,不然就将照片发送到网上。这一招是吴子磊的撒手锏,屡试不爽,好几次吴子磊都是通过这样的手段将年幼的无知少女骗出来,带到事前订好的宾馆实施强奸。为防止事后被告发,他还特意买了一部数码相机将强奸过程拍摄下来,用来威胁被害者。

想象着漫漫飞雪先是吃惊,后是害怕,最后唯唯诺诺地答应出来见面。吴子磊不由得心情大好。这单纯的小姑娘,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是用PS合成的照片来骗她。

吴子磊和漫漫飞雪约定好2011年5月26号晚上在县城的一家宾馆见面,如果到时候漫漫飞雪不来的话,吴子磊就将裸体照片传送到一中的校园论坛、贴吧。可惜这一次,他没有成为垂钓者,反而咬了别人的鱼钩。

拔去艺术魔爪

2011年5月26日晚,吴子磊怀里揣着数码相机,前往宾馆等待着漫漫飞雪的到来。可一到宾馆,没有见到漫漫飞雪,反而被等候多时的警察所抓获。

警方在接到张想的报案后,立即派出一个小队在宾馆蹲点,果然在全椒县某家宾馆抓获了自投罗网的吴子磊。通过张想提供的QQ聊天记录,以及吴子磊携带的含有色情照片的数码相机,警方以涉嫌强奸罪拘留了吴子磊。

在随后的调查中,警方在吴子磊家中的电脑中搜获了大量色情录像和聊天记录,以及一本吴子磊通过PS技术将被害人与裸女照片剪接在一起的影集。吴子磊创办全椒县儒林画院后,常年住在全椒县襄河镇新中路129号的儒林画院内,警方怀疑,其目的可能是为了方便作案。吴子磊经常跟学生讲一句“名言”:少年不胡作妄为和大胆放肆,试问老年时哪来的题材话当年。

警方查明,从2005年到2011年5月案发,被告人吴子磊以艺术作饵,通过诱骗、威胁、强迫等方式与前来画院学习的10多名女生发生性关系。其外,他还使用不同的QQ号,先后谎称本人叫“吴雪松”、“吴健”、“杨宵”等,在网上寻找并添加数十名未成年在校女学生为其好友,以谈艺术的名义,骗取到女孩的姓名、年龄、住址及上学的学校等真实信息后,以化名的身份通过不断发送淫秽色情内容的小说、图片给女学生观看的方式,欺骗、引诱女生跟其进行网上色情、淫秽内容聊天。然后发送经其剪接的有受害人头像的裸体照片给受害人的方式,威胁对方与其见面。受害人被迫与吴子磊见面后,被吴子磊胁迫带至事先预定好的旅社对受害人实施强奸。在部分强奸过程中,吴子磊还使用数码摄像机对其强奸的过程进行偷拍,并对受害人称“如果敢报案就将视频发到网上和学校”。期间,吴子磊疯狂作案数十起。绝大部分受害人因受到他的威胁而选择沉默没有报警。

在这六年里,吴子磊采取上述手段共强奸妇女23人28次,奸淫幼女5人8次。其中,犯罪既遂18人26次,未遂3人次,预备7人次。其中有多名幼女、未成年在校学生和残疾人。李雯雯正是众多受害者之一。

因涉嫌犯强奸罪,吴子磊于2011年5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日被批准逮捕。

2013年1月6日,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吴子磊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社会危害性大,后果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遂以强奸罪最高量刑判处吴子磊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