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儿童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会腹语术的皇帝

明武宗时,朝中拉帮结派,明争暗斗,互相倾轧。偏偏武宗又是个贪玩的孩子,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这几年下来,朝中人事更迭,很多重臣都没见过他的面。有要事要办,他也只传出一张纸条,搞得大臣们哭笑不得。

吏部尚书陈秋和就没见过皇上的面。不过,他觉得这样挺好。皇上不问朝政,那几个大学士斗得死去活来,他借着手中任免官吏的大权,中饱私囊。这天一早,他又赶来上早朝。还跟以往一样,皇上根本没露面,大臣们留下了奏本,就散了朝。一个大臣又悄悄塞给他一张银票,自然是要买个官了。他把银票放回袍袖里,坐着轿子回家。

这时,他忽然听到轿子外面有人大声狂笑,而后大声说道:“吃着朝廷的粮饷,拿着皇上的俸禄,却还要卖官鬻爵,毁大明江山于无形。这样的贪官,竟然还活得那么逍遥自在,天理何在啊?”

陈秋和听着这话,不觉勃然大怒,喊停了轿子,掀开轿帘,怒声道:“谁在那里胡说八道,辱骂朝廷命官?给我擒下了!”侍卫们扑过去,擒住了一个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后生。那后生急忙分辨道:“不是我说的啊!你们看到了,我嘴巴根本就没动!”陈秋和冷冷一笑:“想在本官面前装狡诈,小子,你差得远了!带走!”侍卫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后生带回了尚书府,关进了柴棚。陈秋和命手下用皮鞭抽打,看他到底是招还是不招。

一皮鞭下去,那后生就招了。他望着陈秋和,满眼的惊恐,连声哀求道:“大人,请你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

陈秋和轻蔑地问道:“你虽会异术,但也瞒不过我的眼睛。你可知是为何?”那人忙着问道:“为何?”陈秋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得意地说:“本官虽不会异术,但会思索。那些人都流露出粗野市侩之气,只有你像是略通文墨,这话必是你说的了。卖官鬻爵那样的话,非粗野之人所能说出。”

那人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大人果然厉害。小人佩服,佩服!”陈秋和狠狠地瞪着他:“那你还不老实交代?说,是谁指使你辱骂本官的?还有,你使的又是什么妖术?”

那人不敢隐瞒,就一五一十地说了。

原来那人名叫穆少磊,本是北直隶的举子,进京赶考名落孙山,就把名牌挂到了吏部,候着缺儿。但他家贫穷,难以送礼行贿,至今没能捞到官职,就想到了旁门左道。

他听说皇上好玩,就投其所好,想琢磨出个新玩法,逗得皇上高兴了,才好要个官职。他遍访民间能人异士,终于学到了腹语术。但他进不去皇宫,就想到了骂人借道的主意。

陈秋和转了转眼珠,忽然问道:“你想到了飞黄腾达,可想过进宫要付出的代价吗?”穆少磊微微一惊,连忙问道:“什么代价?”陈秋和微笑着说道:“当太监。”

穆少磊吓得脸都白了,忙着捂住了下面,问:“那可怎么办啊?我总不能自学了啊?”

陈秋和一见他钻进了自己的套里,笑道:“你不就是想升官吗?这个很简单。只要你听我的话,想当什么官当什么官!”穆少磊趴到地上就给陈秋和磕了三个响头:“大人乃我的再生父母啊。大人对我的知遇之恩,我没齿难忘,定当为了大人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下午,陈秋和赶到吏部,找到穆少磊的名牌,给他寻了个新城知县的缺,写进奏折里,报给了首辅。

没过两天,首辅就批穆少磊出任新城县知县。陈秋和起草了告身,盖上吏部的大印,拿回府里,给穆少磊看。穆少磊激动得喜极而泣,又伏身拜倒,连连磕头。陈秋和忙着扶他起来,悄悄告诉他,只需再等待数日,他就可再升一级。穆少磊听得瞠目结舌。

果然,两个月后,知府就听着陈秋和的口风,给朝廷写上奏章,赞扬新城县知县穆少磊爱民如子、清正廉洁,很受百姓爱戴,建议给他升职。陈秋和接到奏章后,马上拟了一道奏折,建议升穆少磊为忻州通判,首辅也很快就批了下来。如此三番五次地运作,穆少磊连京城的门都没出,就因政绩卓著,被升为吏部员外郎,穆少磊激动不已。没几日,陈秋和交给了他一个任务。 天刚麻麻亮,大臣们就来到朝房里等待上朝了。执事太监站到大殿门口,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上朝了——”

大人们不觉一愣。他们忙着整理好朝服,然后就按官职大小排好了队,往大殿走去。 进到大殿里,行过了大礼,却没听皇上说让他们起来。悄然往龙椅上一看,却见龙椅上空空如也,根本就没人。大人们正不明所以,却听执事太监大声说道:“有本奏来,无本退朝。”有的大臣就想往外走了。就在这时,忽听有人说道:“启禀万岁,臣有本要奏。”众人都听不出这话是谁说的,互相张望,但见人人面色犹疑,更难猜测。

执事太监只好说道:“奏吧。”

那声音接着说道:“本朝杨大学士飞扬跋扈、独断专行。很多大臣的奏章他都直接批复了,根本就没呈报给皇上。现在朝廷内外只知道杨大学士,不知道皇上。只怕他再做大了,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呢。”

众人一听这话,都不禁瞪大了眼睛。这奏本可够狠的。欺君罔上,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呀。杨大学士也给吓坏了,慌忙跪倒辩解道:“皇上明鉴。老臣只为皇上办事,兢兢业业,克己奉公。只因皇上难寻踪迹,很多事情等不得,才妄作主张,事后都已向皇上呈报了。今日有人陷害老臣,还望皇上做主。”

那声音一阵冷笑,接着说道:“你秉公办事,我为什么还要奏你?”

杨大学士怒道:“朝中有些大臣,食君之禄,不奉君之事。卖官鬻爵,只为中饱私囊。只因难查实据,我才没奏他。还请皇上明鉴。” 杨大学士和那人唇枪舌剑,斗得难解难分。

陈秋和在一旁冷眼观瞧,心里暗暗得意。他最想扳倒的人就是杨大学士。

那边,穆少磊还跟杨大学士斗得难解难分。穆少磊反过来倒过去就那么几句话,可怜那杨大学士,纵然满腹才华,却看不到敌人在哪儿,就是找不到目标,下不去嘴呀。他再怎么说,都是为自己争辩,却说不到人家的痛处。他很快就明白了这一点,原来自己再有本事也就是跟人家打个平手,稍一疏忽就是失败。

那穆少磊却加快了进攻,大声说道:“杨大学士学富五车,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苍白?你破格提拔了那么多人,敢说没收他的银子?我看呀,给了你银子你才说他们有才华,没给银子的都是笨蛋。你除了会说没收,还能说出什么新鲜的来?说不出来吧?哈哈哈!”

杨大学士给气得说不出话来,忽然两眼翻白,“咚”一声倒在地上。穆少磊顿时慌了,忙着跑到杨大学士跟前,一边手忙脚乱地给他掐着人中,一边大喊着:“太医,太医——”大人们这才听清楚,这明明就是皇上的声音呀。离他近的几个大人睁大眼睛仔细看,果然就是皇上,忙着磕头行礼,喊着万岁。武宗怒道:“赶紧拿盆凉水来,把杨大学士浇醒。今天这个玩笑开大了,千万别把他给吓死了啊。”

武宗就是这么个爱玩的主儿。跟着番僧学到腹语术后,他特别想试试,就乔装了一番,溜出去游玩,恰好听到北直隶举子穆少磊跟同伴抱怨他久未候到缺,全是官场腐败所至。他一时兴起,就想冒充穆少磊,骂骂吏部尚书,那该多好玩啊。后来发生的那一切,却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就因为没想到,他才觉得更好玩,才坚持着演下来。

他一看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顿时觉得没意思了,一挥手说:“我累了,要回去睡觉了,你们也散了吧。”不等大人们回礼,他就径自走回后宫去了。

当天,陈秋和就辞官了。他走的时候,一两银子都没带走。武宗得到禀报,说陈秋和丢下几十万两银子弃官走了,他就高兴得手舞足蹈,大声说:“那是他留给我的银子,全给我拉到宫里来!”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