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儿童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婚前紧急售房

 张瑜刚下班就接到刘晓莉的电话,约他去广丰商场选家具,特意提醒他不要忘记带卡。张瑜一听这个,头都大了。来到商场,两个人四处转悠,张瑜看什么都摆出一副不满意的样子,其实心里苦不能言。刘晓莉说的卡是他们一起存的结婚基金,有两万多块,卡里的钱张瑜已经拿出来给弟弟张亮治眼睛了。

  张亮比张瑜小一岁,自幼体弱,得到父母的照顾也就多些。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母亲煮鸡蛋,张瑜得了一个,张亮却得了两个。张瑜不干了,耍脾气说母亲偏心。母亲一时很尴尬,解释说家里就剩三个鸡蛋了,张亮身体不好,要他让着弟弟一点。张瑜登时感慨万千,大声呼喊:“既生瑜,何生亮?”当时电闪雷鸣,正在下雨。父亲听见了,一脚就把他踹到院子里,滚了一身泥水。母亲急忙去拉,他却甩手进屋哭去了。张瑜觉得是弟弟张亮分走了父母对他的爱,如果没有张亮,父母就会爱他一个人了。所以等到晚上张亮偷偷把省下的一个鸡蛋塞给他时,张瑜毫不犹豫地狠狠摔在地上。张亮傻在那里,大眼睛里噙着泪水。

  “我觉得刚才那套挺好的,就买那个吧!”刘晓莉兴奋地说。张瑜看着她,豁出去了:“晓莉,咱们暂时结不了婚了,卡里的钱,我拿出来给张亮治眼睛了。”刘晓莉听了,盯住他问:“都拿出来了?我的钱你也给他了?”张瑜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顿时烦躁起来:“你的钱?我还给你好不好?”刘晓莉哭起来,骂他:“你还呀,你有本事,移植眼角膜得花十来万呢,你怎么就拿出来两万呀?”说完,赌气走了。

  张瑜心里酸涩起来,刘晓莉说得对,移植眼角膜各种费用下来至少得十万。父亲打电话时要他尽量多筹些,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治好张亮的眼。家里一向清贫,一点仅有的积蓄前一段也拿出来给张瑜买房了。现在张亮要做手术,于情于理张瑜都要挺身而出。更何况在他们之间还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那件事日夜啃噬他的心。

  张亮小时候人如其名,一双大眼睛非常清亮好看,亲戚朋友谁见了都夸,母亲就有掩饰不住的骄傲。张瑜心里嫉妒,难免又发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一次上学路过一处施工工地看到一大堆生石灰,张瑜坏笑起来,经过石灰堆时,张瑜故意一伸脚,张亮一下扑在石灰堆上,立刻捂着眼大叫起来。张瑜得意了,心想张亮眼睛这下还不得红几天,看你再显摆。张亮的叫声越来越大,直叫疼死了。张瑜害怕了,拉着他跑到一个水管前,用水给他洗。张亮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一下疼晕了过去。这时一个民工跑过来,大声训斥他:“你这娃憨呀,生石灰能用水洗吗?这会坏了他的眼睛啊!”张瑜一下呆在那里。

  后来证明民工的话是对的,医生诊断张亮左眼的眼角膜完全被烧坏,右眼严重受损。母亲抱着张亮号啕大哭起来,张瑜吓坏了,他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父亲询问当时的情况,张瑜不敢回答,父亲要知道了真相还不得揭了他的皮。“是我不小心摔倒了趴在石灰堆里的,我哥拉我了,没拉住。”张亮眼睛上缠上了厚厚的绷带,静静地说。张瑜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张亮却无法看到。

  张亮只剩下右眼一点微弱的视力,大眼睛不再清亮有神。从那时起,张瑜对张亮改变了态度。这事过了几年后,张亮曾得到一个换眼角膜的机会。那时张瑜刚刚考上大学,家里经济十分紧张。高昂的手术费用无异于天文数字,张亮知道哥哥上大学急需钱,就主动放弃了机会。现在张亮终于又等到了手术的良机,别说两万块钱,就是十万二十万,只要他张瑜有,也是应该的。

  父母带着张亮来到省城,住院后院方要家属赶紧凑齐手术费用,争取尽快做手术。母亲愁得头发几乎全白了,手术得十万块,在老家东挪西借凑了一万块钱,加上张瑜拿出来的两万,也远远不够啊!张亮不明真相,显得很兴奋,还开玩笑说:“我哥出息了我也有福气,既有瑜,必有亮啊!”张瑜眼眶一红,赶紧出了病房。

  父亲跟出来,欲言又止。张瑜说:“爸,张亮治眼睛的钱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你要有什么说的,就说吧!”父亲听了,就说:“医生说亮子的眼睛坏得太久了,要换眼角膜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你看能不能……能不能先把你结婚的房子卖了?”

  张瑜吃一惊,尽管他做好了为弟弟尽一切努力的打算,还是没料到父亲居然提出这样的建议,他心里开始挣扎了。

  父亲见他不吱声,一下火了:“房子值得多?还是人值得多?他是你弟呀!”张瑜一看父亲这样偏袒张亮,不理解自己的难处,也来气了,脱口说道:“没本事还生那么多儿子?既生瑜,何生亮啊?”张瑜的话还没落音,就被父亲一脚踹倒在地上。父亲骂道:“什么东西?没良心的玩意儿!”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张瑜第一次去找刘晓莉。刘晓莉扑进他怀里,抽噎着说:“张瑜,我想明白了,你管你弟弟是应该的。咱们结婚不买东西了,就时尚一回,裸婚!反正咱们有房子住,缺什么以后慢慢添吧!”张瑜本来是就卖房的事来探探风头的,这下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了。晚上,张瑜用电脑给刘晓莉发了一封长长的邮件,把这些年的始末完完整整地告诉了她。何去何从,他自己也很难做出选择。

  父母没办法,提出回家再想办法借点钱,张瑜一大早就去医院照顾张亮。一进门看见刘晓莉坐在那里,一边和张亮说话,一边给他削苹果。张亮一看他来了,隐藏起不易察觉的忧伤,笑着说:“我嫂子都来半天了,你才来。”刘晓莉不说话,淡淡的似笑非笑。

  “哥,我都来这儿好几天了,你带我去逛逛吧?”张亮央求道。张瑜说:“急什么,医生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眼睛好了还愁没机会看。”张亮听了,认真地说:“哥,你就让我好好看看吧,手术的事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了。”张瑜一愣,很久没说话,半晌才点点头。

  张瑜、刘晓莉带着张亮出了医院,游览景点,品尝小吃。张亮兴奋不已,张瑜却暗暗愧疚。

  一直玩到傍晚他们才回医院。回去的路上,马路对面一家冰激凌店,大招牌上写着特价蓝莓圣代。刘晓莉要吃,张瑜连忙去买,张亮跟在张瑜身边。忽然一声刺耳的车笛声,张瑜猛回头,一辆轿车飞速到了眼前。张亮在模糊的视线里看到这一切,猛地把哥哥推倒在一边,只听砰的一声,张亮如一只张开翅膀的墨色蝴蝶凌空飞起……

  四周立刻混乱起来,120拉着长笛呼啸而来。张瑜抱紧张亮,张亮伤得虽然重,还可以慢慢说话:“嫂子……都跟我说了……不卖房,我想好了,明天就回老家,不治眼睛了……”张瑜抖成一团,大声说:“张亮!张亮!”

  一到医院,张亮立刻被送到急救室。父母从老家已经回来了,正在医院等候。一见这种情况,母亲先瘫坐在地上。这时急救室发出通知,伤者张亮为B型血,恰好血库紧缺,请家属输血。父亲没有动,母亲听了,忽然一骨碌爬起来跟着医生去了。

  张瑜大大疑惑,问父亲:“您和我都是O型血,为什么张亮会是B型血?”父亲老泪纵横:“你妈一直不让我说,其实你亲妈在你两岁时就去世了。你妈带了张亮来和我们一起生活,见你从小扭筋,怕你们兄弟生分就一直瞒着你,当亲兄弟养。张亮多好的孩子,知道了真相还处处跟你亲,你是咋样当哥的呀?”

  张瑜呆在那里,刘晓莉先哭了,一把抱住张瑜,说:“卖房吧,我们给弟弟治!”张瑜望着急救室的红色显示灯,在心底呼喊:“好兄弟,坚持住!哥哥一定卖房治好你,既有瑜,必有亮!”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