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儿童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断肠一剑

  慕容白羽骑着马,轻快地走过。他的后面,是一辆油壁车,油壁车屠跟着一队士兵。

  这是一支迎亲队伍,油壁车里,坐着一位绝世美女一阿罗。

  阿罗是北燕宫内画匠发现的。这位画匠按北燕皇帝的命令,到处寻访美女,来到距京城很远一个叫梅溪的小村,发现了美得惊人的阿罗。画匠画好阿罗的像,快马加鞭带画回宫,慕容白羽的父亲、北燕国君慕容熙见了大喜。当天,就派出慕容白羽,让他赶到梅溪,接阿罗进宫。

  “孤打败后秦,天下元敌,应该享福了。”慕容熙志得意满地笑着,满眼期盼。他告诉慕容白羽,之所以派他,是因为这一路上很不安宁,时常有强盗出没,别让歹人给抢了去。

  于是,北燕国第一勇士慕容白羽出马了,有他的一柄剑沿路护送,哪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敢抢人?

  慕容自羽的队伍走在路上,六月的骄阳下,人人口渴难当。突然,前面传来叫卖声,原来,是一个凉粉摊子,一个中年人正在那儿叫卖着:“凉粉,喝碗凉透心的凉粉啦。”慕容白羽一挥手,勒住马跳下来,向凉粉摊子走去。那汉子满脸堆笑道:“将军,来碗凉粉吧。”慕容白羽点点头,待汉子调好凉粉,突地剑光一闪,那柄无敌利剑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汉子大惊失色,望着慕容白羽,结结巴巴道:“将军,怎——怎么?”

  慕容白羽嘴角挂着笑,指指那凉粉,对汉子道:“吃了。”

  汉子望着慕容白羽的剑,手一颤,盘子落在地上,凉粉跌落一地,道:“是给你的啊,可现在——”说着,手摊了一下,意思是,现在落在地上,多可惜啊!慕容白羽仍凌厉地逼视着汉子,命令道:“拾起来,吃了。”

  “将军,这脏了,我这多的是凉粉。”汉子赔着笑。可是,慕容白羽仿佛没听见,仍一字一句:“把地上凉粉吃了,否则你就得死。”卖凉粉的汉子愣了愣,连连点头:“我吃,我吃得了。”汉子缓缓弯腰,去拾凉粉,手就势一伸,从靴筒中拔出一把匕首,闪电般向慕容白羽刺去。可是,他仍慢了一步,慕容自羽的剑鬼魅般一闪,再次抵住他的喉咙。

  那人直直地站着,惨笑道:“你是怎么识破凉粉中有问题的?”

  慕容白羽告诉他,很简单,这儿上不着村下不着店,谁会来卖凉粉?“所以,我猜测,你在等我。”汉子听了,一声长叹:“慕容白羽,我们寨主看中的人,你是接不走的。”说完,匕首一闪,反插入自己胸膛,倒在地上。

  阿罗刚下车,看到跟前情景,一声惊叫,闭上了眼。

  二

  阿罗上了油壁车,慕容白羽上了青鬃马,队伍又向前行进。

  慕容白羽的脑中,还在想着那汉子的话,看来,沿途确实有要色不要命的家伙在打阿罗的主意。他长吁一口气,回过头,看见油壁车的帘子已悄悄掀开,阿罗一双清亮亮的眼睛,正望着自己。触到慕容白羽的眼光,阿罗脸红了,忙放下帘子。

  慕容自羽的脸也红了,第一次,他感到自己心里暖烘烘的。

  就在此时,有破空声响起,他一回头,一枚铁镖带着呼啸声,直飞向自己。慕容白羽长剑一翻,击落暗器,然后从马背上一跃而起,纵身向丈外一棵大树跃去。一个人影眼见从树上跃下,如一缕烟飘向树林深处。

  慕容白羽一袭白衣,随之追去。

  黑衣人轻功很高,落叶无痕。慕容白羽追入山林,不见黑衣人踪影,正东张西望时,一支飞镖带着风声飞来,慕容白羽长剑—磕,打落飞镖,纵身朝树叶响动的地方落去,可是落地之后,仍不见对方踪影。就在左右张望时,又一支镖从背后电闪而至,容白羽躲闪不及,惨叫着倒下。黑衣人哈哈大笑,从他身后石缝中钻出,道:“小子,再狡猾,也会上当啊。”原来,黑衣人这次双手同时发镖,一只射向慕容白羽,另一只射向相反方向,碰在树叶上,让慕容白羽产生一种错觉,以为黑衣人躲在那儿。

  见慕容白羽中镖,黑衣人一步步走过去,正伏下身子细看,忽感腹部一痛,一低头,发现自己的毒镖端端正正插在自己腹部。慕容白羽正微笑着,站在他面前。

  “你——没——死?”那人不信似的。

  “我接了你的毒镖,故意装死。”慕容白羽解释道。

  那人缓缓倒下,咳咳地笑:“小子,你上了我们老大调虎——离——离——”鲜血狂喷,黑衣人随即停止了呼吸。

  慕容白羽一听,冷汗“唰”地出来了,他知道自己上当了。

  果然,等他赶回车队,只见士兵们死伤遍地。他忙一掀帘子,里面空空的。他伏下身子,贴地细听,然后纵身大雕般向远处扑去。追赶了一会儿,听到了呼叫声,只一声就没有了,是阿罗。

  他循声扑过去,几个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两人架着阿罗,另两个在前开路。慕容白羽急了,一扬手,长剑呼啸而出,划过一道白光,脱手射向架着阿罗的一人,那人哼也没哼一声,背插宝剑,倒了下去。另一个一惊,一回身,他已冲到面前,一掌结结实实拍在那人胸部,那人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前面开路的两人一见,丢下大刀,撒丫子跑了。

  阿罗见是慕容白羽,身子一颤,倒了下去。慕容自羽眼疾手快,一把抱住,掏出塞在她嘴里的纱巾。阿罗紧紧依偎在他怀中,喃喃道:“别扔下我,别扔下。”

  慕容白羽紧紧抱着她,低下头,一张眉目如画的脸映人眼帘,红红的唇,秀气的鼻子。还有淡淡的烟眉。望着他,阿罗轻轻喊:“慕容王子。”

  “嗯。”他低声答道。

  “吻我。”她说,脸红红的,喝醉了酒一样。

  他轻轻低下头,一切都消失了。他的眼前,只有阿罗,美丽的阿罗。

  三

  郎骑青鬃马,妾坐油壁车。整顿好受挫的队伍,已经不足百人。慕容白羽扶着阿罗上车,自己也纵身上马,喝—声出发,仗剑开道。

  一路上,阿罗挂上了车帘,慕容白羽时时回身,在各自的眼中,都望出了脉脉的情意。

  五天之后,小小的队伍回到北燕京城。慕容白羽的心里,有一把刀子在绞割,他望着阿罗,阿罗低着头,泪珠一颗颗滑下,喃喃道:“别忘了我。”慕容白羽无言,连连点头。

  使臣来催了,一遍又一遍,要阿罗进宫。

  慕容白羽站在宫外,望着阿罗一步步离开,第一次,他品尝到什么是离别,什么是痛苦。过去,他一直沉浸于剑法,现在才知道,世间还有更让人沉浸的事,那就是爱情。

  此后,他一日日借酒消愁,醉生梦死。醉后,阿罗就在他面前,流着泪道:“慕容王子,别忘了我。”他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流进酒杯。

  这日,慕容熙来了,脸色煞白。原来,在陪阿罗打猎的路上,他遇刺了,一只大羽箭从林中射来,幸亏有卫士遮挡,他才逃过一劫。他拿起大羽箭放在慕容白羽面前,慕容白羽一见,傻了眼,这箭在北燕国只有镇国大将军南宫磊使用,南宫磊是北燕国统帅,威望索著,他怎么可能这样做?

  “父皇,还请三思。”慕容白羽道,“南宫将军是国家忠臣啊。”

  “哼哼!”慕容熙冷笑着,狠狠一折,羽箭断为两截,道:“难说得很呢!”

  在父皇眼睛中,慕容白羽看出了不信任,还有彻骨的寒冷。

  这事刚过去三天,慕容熙下了道圣旨,赐南宫磊自杀。刹那间,宫中大臣都惊呆了,尤其慕容白羽,忙跪求慕容熙手下留情:“南宫将军是父皇的

忠臣,国家的长城。”

  慕容熙再次哼哼冷笑:“他是你的忠臣吧。”说罢,将一个信封扔在慕容白羽面前,拂袖而去。慕容白羽拆开信,信是南宫磊写的,大意说慕容熙喜好女色,懈怠国政,早晚得亡国,希望后秦帮自己一把,在边界发动进攻,这样,自己就可借此机会,自告奋勇领兵出征,然后突然回军,反戈一击,把慕容熙推下皇位,辅佐慕容白羽登基。信里,还开出条件,后秦如出兵相助,事成之后,北燕国将退还侵占后秦的大片领土。

  这信,是从南宫磊一个仆人身上搜出的,搜出时这仆人已死了,他的尸体,是在北燕与后秦边界被人发现的。

  南宫磊和慕容白羽,是北燕国两位常胜将军,也是挚友,不能救下南宫磊,慕容白羽痛心疾首。南宫磊死后,他感到更孤单了,孤单得直想死。

  他知道,他没死,是因为他心里还有爱情。

  四慕容熙又出去打猎了,阿罗有病,没有随行。

  对父皇耽于色猎,慕容白羽劝谏过,可换来的是白眼和指责。他知道,他的父皇已彻底不信任他了。他的心中,有无限痛苦,想对人诉说,可是挚友已亡,无人可诉。

  他想到了她,阿罗,想到她亮汪汪的眼,红红的唇。这会儿,他只想抱住她大哭一场,或者对她诉说自己的孤独、相思,还有痛苦。

  他知道作为一个王子,不能私下里见父皇的妃子,可是,他克制不住自己。

  当天晚上,打听到父皇没回宫,他去了。夜很深了,他展开轻功,翻高爬低,来到阿罗官外,然后,灵猫一样贴近阿罗窗下。阿罗的窗内,灯光还在闪烁着,难道父皇回来了?

  他把耳朵贴近门缝,声音清晰传来,是阿罗的:“南宫磊已死,慕容白羽不被信任,你赶快回到后秦告诉圣上,可以发动进攻了。”

  “好的,属下这就告辞。”一个声音道。

  接着,门“吱嘎”一声开了,一个黑影一闪出门,接着哼了一声倒了下去。听到响声,门开了,阿罗举着灯走出来,看到地下的尸体,轻叫一声。一柄剑贴在她的脖子上,慕容白羽站在她面前,眼冒寒光道:“奸细。”

  “你说谁呀?”阿罗眨眨眼睛,娇媚地说。

  慕容白羽冷哼道:

  “别演戏了,我都昕到了,我要把你交给父皇,还南宫将军和我的清白。”阿罗望着慕容白羽,眼圈红了,泪珠又一颗颗滑下,流得人心疼。她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抬起长长的睫毛,道:“你舍得让圣上杀我吗?”他听了,心里一动。他舍不得,可是,他不能放了她,因为她是间谍,是奸细。

  他告诉她,他把她交给圣上,到时会求情,不让处死她的;但是,他必须要让父皇清醒,他中了敌人的反间计。阿罗不再说话,咬咬唇,在他的利剑下,跟着他走了。

  五

  慕容熙是第二天一早回宫的。慕容白羽押着阿罗,来到殿外,然后只身上殿,告诉慕容熙,自己昨晚抓了个间谍,是她,陷害了南宫将军;也是她,让下属给后秦报信,让对北燕发动进攻。

  慕容熙眼睛睁大了,问道:“是谁?”

  慕容白羽一挥手,殿外脚步声响起,一人白衣飘飘,长发如云,走上殿来,不是别人,正是阿罗。慕容熙一惊,坐直身子道:“阿罗,你是奸细?”

  “冤枉啊,圣上。”阿罗看到慕容熙,眼泪落了下来,梨花带雨一般。

  “别听她的,父皇。”慕容白羽忙道。

  “圣上,你要为妾作主啊。”阿罗泪眼婆裟,让慕容熙见了心疼得发颤,忙道:“爱妃,有什么冤枉,快快道来。”

  “昨晚,慕容王子进了妾宫,想对妾非礼,妾不答应,让宫女翠儿赶他,不想他恼羞成怒,杀了翠儿,又诬蔑妾身。”阿罗指着慕容白羽,气愤地说,仿佛煞有其事。慕容白羽听了,气得浑身直颤道:“妖女,胡说。”

  “慕容王子,我问你话,你敢如实回答吗?”阿罗回过头,冷笑道。

  “问吧,大丈夫事无不可对人言。”慕容白羽道。

  “你三更半夜潜人妾宫,不会是去捉我这个奸细的吧?如果真那样,为什么不早早禀告圣上?”阿罗望着慕容白羽,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他辩解的机会,“如果不是那样,你潜入后宫,又是为何?”连珠炮般的质问,让慕容白羽无言以答,目瞪口呆。

  “回答阿罗的问话!”慕容熙看到慕容白羽张口结舌的样子,大喝。

  “父皇,你被她骗了!”慕容白羽绝望地喊。

  “畜生。回答!”慕容熙拍着桌案,大声吼。慕容白羽不辩解了,他知道,辩解也无用了,他冷冷地望了慕容熙一眼道:“杀了我吧,昏君,这对我是一种解脱。”说完,他扔下剑,转身向外走去,他没望阿罗一眼,他的心在流血。

  在慕容熙的示意下,一群卫士围上来,绑了慕容白羽。

   六

  夕阳如血,宫门外,慕容白羽被绑在刑柱上,显得孤单而凄冷。他想,他该走了,到天国去,寻找自己的挚友,这样,他就不会孤独了。这个世界,一切都背叛了他,包括他的青春,他的爱情。

  远远的,一个人在夕阳下向他缓缓走来,白衣飘飘,犹如仙子。走近了,是她,阿罗。她拿着一柄剑,他的剑。来到慕容白羽面前,她笑了,仍是迷死人的笑,说:“你是天下闻名的勇士,因此,我劝你父皇让你自杀,这样,或许能保全你的尊严。”

  慕容白羽望着阿罗,眼里喷火。此时,愤怒不能杀人,要是可以,他一定杀她一万次。

  阿罗仿佛没有看见似的,依然甜甜地笑着,利剑一挥,割断他身上的绳索,递上剑。倏地,剑光一闪,慕容白羽的剑已插入阿罗胸部,大喝一声:“死吧,妖妇!”阿罗没躲闪,也没惊叫,好像专门等待这一刻似的。望着慕容白羽,她眼里满是温馨,惨笑道:“爱上你的那天,我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今天,陪你去死,我很高兴。”

  在她断断续续的诉说中,他才知道,她是后秦国公主,故意扮作一个村姑,潜入北燕国,被画匠画好送给慕容熙。让慕容白羽来接,是她向画师建议的,是想沿途让刺客刺杀他,可是,那个卖凉粉的和那个黑衣人都失败了,为了怕引起他的怀疑,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