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儿童故事大全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那首‘风度’

  Silence‘风度’////
  
  _______ai,需要微笑放开。
  
  天空,细雨蒙蒙,秋风拂面,在雨帘中轻起伴奏,街道,灯火辉煌,笑容腼腆,在爱意中执子之手。
  
  那一年,他们都还是学生,他叫萧然,只是个校园乐队的新成员,他喜爱音乐创作,更深爱他身边的女孩,萌萌。
  
  萌萌,你说,女生通常都比较喜欢什么?
  
  唔……高富帅嘛!现在不是很流行吗?
  
  呃……
  
  扑哧!笨蛋,我开玩笑的啦!你唱歌那么好听,我啊!就喜欢听你唱歌,以后,你要每天给我写歌,然后每天都换着花样唱给我听……
  
  啊?
  
  嗯嗯,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的天赋会被人发掘,到时候你写的歌也会大卖特卖,然后你就会变成大明星,比高富帅还要高富帅,嘿嘿!到时候,可得好好感谢我喔!
  
  会吗?
  
  当然会!一定会!
  
  那……你将会是我歌里……唯一的女主角!
  
  ……
  
  街头的闪烁打亮脸庞,欢声笑语的美好憧憬,瞳孔中闪过的画面美如乐章,一塌糊涂的精彩,隐约,一塌糊涂的心酸。
  
  无数次的走过,弥留在街角的失落,总在情不自禁下,放慢脚步,停下,观望。
  
  明亮橱窗里的进口大浣熊点缀的精致可爱,神色多彩,看着它萌亮的眼睛,好像能听见它在恳求的说着,请带我回家,好吗?
  
  这是每个女生都难以抗拒的诱惑,那华丽的包装下,藏着一份无法泯灭的童真,拥抱,占有,渴望的天性通通被瞬间唤醒。
  
  可是摆在它脚下的昂贵价标把一切渴望都阻挡下来,萌萌挪挪脚步,目光却再难以挪开,萧然心疼的抱着她柔弱的小肩,轻声一笑,喜欢吗?
  
  那笑,看起来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当萌萌用期盼的目光用力的点下头,萧然沉默着,眼神里装满了愧疚,却开不了口。
  
  他不是高富帅,没有很多钱,给不了奢侈的宠爱。
  
  他沉默,不是浣熊太昂贵,也不是贫穷而自卑,仅仅因为,她那么想要的,他却无法给予,所以惭愧。
  
  那难受,只有他懂。
  
  他不敢表露太多,也不炫耀的保证什么,唯只是牵紧她的手,俯下诚恳的脸庞告诉她说,它迟早会属于你的。
  
  可这一番话,令萌萌心头微微失落,她只能当是安慰,也怕他难过,挑起眉角故作洒脱一笑,露出两个甜美的小酒窝,嗯嗯,我等它。
  
  那夜的雨一直很小,不轻不重的拍打在两个人身上,凉凉的,试图钻进手心,淡去那有了缝隙的温热。
  
  那一年的情人节,天空忘了飘雪,格外宁静。虽然不是第一个情人节,但萧然还是很慎重,很细腻,很用心的筹划着惊喜。
  
  萧然满心期许的在学校的草地上摆满了烟火,一个心形的闪亮告白,玫瑰,香烛,烟火。比不上进口浣熊的昂贵,比不了名牌香水的诱惑,但这用尽心思的疼爱,连路人都已充满期待。
  
  萌萌踏进草坪的那刻,烟火点燃,掩埋的惊喜瞬间璀璨,还不曾回过诧异,仰望之际,身后的萧然悄悄捂上了她的眼睛,小小的丝巾挡下她的视线,一贯亲切的口吻,突然有点坏坏的贴在耳边说,不许偷看。
  
  接着,她的耳边响起歌声,那美妙,企图打动灵魂,断断续续的歌词代替告白,他花尽心思的表达心事,希望她明白,他解释不清的无奈,和那割舍不下的疼爱。
  
  渐渐地,周围人群悄悄聚拢,隔着丝巾,萌萌迷惘羞涩,心里装满了小小的期待。
  
  丝巾揭下后,睁开眼,整个草坪被吻上热烈的爱心,五彩缤纷的烛色下演绎了真挚的爱情告白,萧然腼腆的走过去,扯出藏在身后的玫瑰,递到她的面前,然后傻傻的笑着,问,喜不喜欢?
  
  那一刻,他期望,同样徘徊,害怕无法打动,更害怕只有感动。
  
  萌萌愣愣的看着地上的烛火,看着手里清香的玫瑰,心口涌上一阵暖热,她有些吃惊,也有些意外,回过神,她轻轻点了点头,靠进了他的胸怀。
  
  那场美丽的告白,所有人感动,羡慕,每一个掌声都是肯定,每一个微笑都代表祝福。
  
  在萧然心里,他竭尽所能,只希望她欢心,快乐。
  
  在萌萌心里,他真心真意,却还遗漏了一昔空白。
  
  终究,这爱,败给了过份疼爱。
  
  那年的冬季,突然就下雪了,那天的大浣熊,意外的迎来了惊喜。
  
  萧然带着攒了一段时日的积蓄挤进了热闹的人群,那红肿的手心里,是无数个夜晚,无数个街头忧伤的弹唱,无数个人来人往,给予搭建的希望。
  
  那天的雪仿佛搁了太久的寂寞,一直不肯停下,萧然抱着刚买到大浣熊,等不及车辆的堵塞,穿过拥挤的人潮,忽略掉一切的阻碍,欣悦澎湃的第一时间朝她的宿舍奔跑,期盼这惊喜,早一些让她知道,脑海中,已不时浮现她甜美的笑。
  
  他耗尽全力的跑到宿舍楼下,手里的浣熊有些朦胧,被雪打湿了大半的脸,他紧紧的贴在胸口,心疼的拍去雪花,捂在胸口,一个人傻笑着。
  
  电话接通,他故作平静的问,萌萌,你在哪?
  
  我在宿舍,怎么了?电话那头,很轻的回答。
  
  没有,就随便问问,萧然心中喜悦,强忍下来,继续问,唔……现在有空吗?
  
  嗯?我……我今天感冒了,有点不舒服,已经睡下了。那头,支吾的问,怎么了?有事吗?
  
  我……
  
  (谁的电话?)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的声音隐约介入,嬉笑的男声。
  
  萧然的心口突然悸动,话立刻吞了回去,浣熊在手中险些滑落。
  
  电话一阵嘈杂过后,萌萌小声问,怎么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明天不是还要去练歌吗?
  
  萧然顿了顿——
  
  我现在在你宿舍楼下。
  
  什么?
  
  呵呵,他捏捏浣熊的鼻子,心绪不安的笑着,我……我有样东西……
  
  话音未落,一辆豪华的轿车擦身而过,掩埋了他的声音,也占据了他的视线。
  
  半打下的车窗,坐着他熟悉的身影,那面孔,只需一秒就可以深刻,他耗尽心力疼爱的人,正靠在另一个人的怀里。
  
  手机掉进了雪地,一直未能干扰的寒意,从湿透的鞋袜窜到心里,萧然紧紧的握住浣熊,愣愣的,冰封在原地。
  
  车子停了下来,她缓缓走了下来,一身艳丽,精心装扮的撩人红妆,她抽搐的嘴角颤抖的对着车里笑着,车里的人探出头,对她深深一吻。
  
  车子走后,昏暗的路灯下,只剩两个苍白的脸。
  
  呵呵,萧然抓住湿透的浣熊,艰难的挪动几下脚步,这样……很漂亮。
  
  他卖力的微笑着,生怕眼泪会突然掉下来。
  
  对不起……一瞬间,萌萌红了眼眶。
  
  不……萧然摇头,他……对你好吗?呵呵。
  
  问完,他自我嘲讽的一笑。
  
  萧然……她嘴唇颤抖,眼眶模糊。
  
  对了!萧然扬起手里的大浣熊,再次微笑的递到萌萌面前,这个……送给你!呵呵,其实很久以前就该送给你的……
  
  她接过冰凉的浣熊,泪水湿透了整个眼眶,顺着脸庞,花了妆,她咬着唇,望着萧然的笑容,拼命摇头,拼命哭着。
  
  仿佛那一刻,她承载的痛要多上更多倍,她的无奈,她的自责,她的羞愧,以及她的种种不安,都同一时间化作了眼泪。
  
  不要哭!呵呵……傻瓜,你根本没有对不起我,是我……我一直没有尽到男朋友的责任,让你委屈的跟着我,没有舒适,没有安逸,也没有幸福,是我……是我不配……
  
  不是,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呵呵,这几年……谢谢你陪我一起度过!真的……很感谢……萧然最后洒脱一笑,转过身去,萌萌,我祝你幸福!
  
  不要走,呜……对不起,然,不要走,对不起……
  
  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力气再说任何话,也已经没有任何话可以挽回。
  
  眼泪,随着脚步的颠簸抖落了下来,随着飘零的鹅雪,他把最后的忧伤掩埋,虽然这笑容,比刀尖还疼。
  
  亲爱的,当爱情落败,请释放,最后的风度。

0
0